账号登陆
QQ登陆

注册

夜间
卧兔书友会 > 盛宠之嫡妻归来 >第三千零五十八章 还是客气1(一更)
   这一年冬天京城下了很大一场雪,整个京城银装素裹,格外的冷,秦王府却很热闹,秦王妃生下的世子抓周,京城各府三品以上的早早就到了。

  秦王妃出身世家,誉为天下第一才女,与曾经的菁华郡主萧菁菁并为京城双姝,只是一个善解人意,温柔如水,一个不要脸,萧菁菁虽也美艳,不如秦王妃清丽无双。

  提起秦王妃,无人不说一个好字。

  提起那位萧菁菁则不同。

  同样是京城双姝,还曾为姐妹,却天差地别。

  以那位菁华郡主如今纪四夫人的名声,不守妇道,偷情被抓,京城皆知,害死腹中孩子,害得郡王府被抄**不堪的女人,简直是给秦王妃提鞋都不配,更不会拿来和秦王妃比。

  秦王可是未来储君人选,秦王妃说不定就会为后,一个好比天上的明月,一个已成了地上的污泥。

  今日纪家也有人来秦王府道贺,纪家大房大爷纪宁也来了,听说得了新皇的眼,不少人不约而同想到萧菁菁当初就是一心爱慕纪宁,才嫁到纪家四房做了继室,还不知兼耻勾引自己堂侄纪宁被发现。

  也就秦王妃心地善良,看不得曾经的姐妹如此难堪,几次维护,替她说好话。

  听说萧菁菁还勾引过秦王,嫉妒秦王妃,只是秦王心中只有秦王妃一人,很是厌恶,告诉了纪家,萧菁菁才被关到郊外的小庄子上,任其自生自灭。

  秦王妃心太好,还派人几次过去。

  京城郊外,纪家大房的一处旧庄子上。

  很久没有人来了,庄子里很破败,被雪压得好几间屋子都塌了,满目荒凉,一个婆子低着头,拢着手,看到守着炉火的两个小丫鬟,哼一声。

  破旧简陋的屋子里,屋子的门窗紧紧关着,冰冷寂静,不通风也不透气,看着外面,还有一股怪味。

  冰冷的天,屋子没有生火,榻边萧菁菁躺着,唇色发白,脸色青白,透明,形容枯蒿,骨瘦如柴,发丝散发,手拿着帕子捂着嘴,不停咳嗽着。

  再没有曾经京城第一美人,京城双姝的美艳无双,菁华郡主的张扬,只是一个容色破败的妇人,若是让人看到一定不相信这就是原来张扬美艳的菁华郡主。

  “咳咳,咳,咳。”她想再见一面她爱的男人,她怕自己活不过这个冬天了。

  这几天她总是回忆起过去这些年的事,梦到曾经,她怕自己没有多少日子,她知道他厌恶她,不想见她。

  可是她还是想见他一面。

  她想告诉他,她没有勾引秦王,可他不信她。

  她怎么会勾引好姐妹的相公。

  她知道她太过偏执,他说过以后把她当四婶,让她不要再找他,可她忘不了他。

  有时候她觉得这些年就像一场梦,荒诞的梦,她像是魔怔一样爱着他,不顾一切,失去所有,还是不甘心。

  幸好她的好友不像她,嫁给了秦王,成了秦王妃,世子该周岁了吧,她不再是曾经骄傲的菁华郡主,也不再是纪四夫人,她身边什么也没有。

  她只能在空闲的时候慢慢亲自做了一双小虎头鞋,她以前从来不做针线,她身边有专门的针线上人,父王宠着她,嫁到纪家,也很少做。

  陈旧的手帕上,多了一抹红色,带着腥味,她继续咳着

  “咳咳,咳,咳。”她不停的咳嗽着,骨瘦如柴的身体摇摇欲坠,身上有恶臭传出,盖了几床被子,只是都很陈旧和薄。

  她让人去秦王府,还有府里,做好的小老虎鞋也放好了,她很想见见世子,在她的心中,世子也是她的孩子,因为她不可能有孩子了。

  咳一声,萧菁菁又咳出一口血,她脸色青白不已,她想到曾经她的孩子,还有父王,眼眶红了红,都是她的错。

  “夫人。”满头花白,佝偻着背,脸色腊黄的婆子走了出来屋子里,见到她帕子上的血,扑了过去。

  “我的夫人,那些贱蹄子让她们好好照顾你,我可怜的小郡主。”婆子一脸着急。

  “嬷嬷,你不要担心,没事。”

  萧菁菁闻言,青白苍老的脸上多了什么,不想奶嬷嬷伤心,把帕子藏起来。

  婆子脸色更不好,她看一眼帕上的血,这不是第一次了,可是她没有办法,想找太医也没有门路,只能求纪宁那个害人精,她一定要想办法找太医来,她的小郡主,被那起子害成现在这样,老天爷哟,你还长不长眼。

  都是秦王妃那个女人,害的,还有纪宁。

  偏小郡主还一心相信他们。

  “郡主,你要是有什么事,让嬷嬷怎么办?”

  “嬷嬷,我已经安排好了,本来想让嬷嬷回家养老,是我不好,让嬷嬷这么大年纪还守着我,我会和纪宁说。”

  “郡主啊,你别再提纪家大爷了,你不知道——”婆子想说什么。

  “嬷嬷,你派人去了吗?”

  她知道嬷嬷不喜欢纪宁还有秦王妃。

  “派去了。”婆子叹口气,不再提,心中也无奈,就是想替郡主出气也没办法。

  “我去看看药好了没有。”婆子想到外面的药,萧菁菁拿出藏起的帕子,上面全是血,她又咳起来。

  屋子外面,走廊边,炉火旁守着的两个穿着旧衣的冻得跺脚的两个丫鬟,一边守着炉火上的药,一边用力跺着脚,很是不耐,哈出